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知识 >15岁学生网赌欠巨债5组阿窿泼红漆锁铁门追债>内容

15岁学生网赌欠巨债5组阿窿泼红漆锁铁门追债

2020-06-04 13:37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550)

15岁学生网赌欠巨债5组阿窿泼红漆锁铁门追债(槟城‧北海8日讯)“赌球下注10令吉,就能赢100令吉”,一名正等待初中评估考试成绩的15岁男生因一时的贪念而在网上赌球成瘾,结果短短几个月内竟欠下逾12万令吉的赌债,导致前后至少5组大耳窿上门追债,其中更有大耳窿跑腿向他的住家泼红漆、锁铁门,使到他和家人饱受骚扰。这名姓宋少年就读于北海某国中,他週三上午在父亲的陪同下于马华峇眼区马华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现身说法,在场者包括3名国阵协调员沈耀权、郑丽菁和蔡德橡。因为赌球,他共欠下高达2万4000令吉的外围赌债,网上及简讯下注的更欠下10万令吉大笔赌债。他声称,他首次赌球始于南非世界杯,当时他只用10令吉下注,就赢得约100令吉,因此使他认为赌球可以赚钱,之后就陆陆续续通过上网及简讯方式下注。他透露,他是经校内朋友介绍,才认识有关大耳窿跑腿。对方也向他介绍一些可以赢球的“贴士”方式,让他更沉迷于网上赌博。到了球赛日,他会在晚上11时开始进入赌球网站下注,直到凌晨2时才下线。“我是在房间上网,所以我父亲并不知晓我在做甚幺。”他说,他曾经向校内某学生借5000令吉,但大耳窿只给他4000令吉,他也没考虑后果就用这笔钱还另一名大耳窿的债。“我曾经赢了超过1万令吉,就用这些钱去还债,但是还有许多的债我已经无力偿还,最终导致大耳窿找上门追债。”少年保证不敢再赌记者询及为何他没钱还能继续赌,他透露,大耳窿是以“赌信用”的方式来吸引人们向他们下注,大耳窿相信他们将会还钱,因此继续借钱给他赌。他坦言,经历此事后,他不敢再上网赌博,并在场保证以后不会再赌博。误交损友接触赌球宋姓少年的个案,也暴露出大耳窿入侵学府的讯息,使到校园治安再度拉响警钟。这位就读初中三的少年也说,起初他是因为好奇且误交损友而接触赌球,没想到却因而欠下大耳窿大笔赌债,较后更因无法摊还欠债,而被大耳窿找上门泼红漆及锁他家的铁门。这起骚扰事件于11月28日凌晨4时15分发生。根据事主住家的闭路电视,有拍摄到两名华裔青年向他家泼红漆,并锁上铁门的过程。警允调查国阵峇眼国会选区协调员蔡德橡指出,他已向警方反映此事,而警方也承诺必会揪出凶徒,避免助长不良风气。他说,即使大耳窿要“做生意”,也不应到学校,这不只会影响孩子的前程,也会使学校成为一个“赌球热点”,败坏学校风气。他说,他会联络校长及家协留意该校学生,以阻遏不良风气蔓延到他校。同时,他也会向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反映此事。双溪浮油区协调员沈耀权则希望家长们不让孩子单独上网,确保孩子们在家长的视线下上网,避免他们滥用网络所带来的便利。他也建议家长们应不时检查孩子们所浏览的网页,督促他们,并了解孩子平常会浏览的网站,以免类似案件重演。家协:涉赌将被开除宋姓少年就读的国中的家协主席告诉《》,据他了解,校方调查此事后发现姓宋少年是在校外向大耳窿借钱,并非发生在校内。“这名学生是向其他学校的学生借钱,并不是在我们学校内。加上这件事曝光时正好学校放假,所以学生不可能在校内借钱。”他还说,这名学生虽然不是优异生,但也没纪律问题,校内师生皆认为他是一名文静的学生。因此,他们都对他向大耳窿借钱一事,深感惊讶。“目前我还没接到其他家长的投诉,相信这是个案。”不过,他说,既然有人谣传该校学生在校内赌博,校方和家协会更留意学生们的举动。他强调,一旦发现学生涉及赌博,校方将毫不犹豫开除违例学生。赌球集团诱学生当卜基今年南非世杯开踢前,槟城及南马一带已发生赌风入侵校园事件。赌球集团被揭发利用在籍学生充当“卜基”,专向同学下手,诱惑同学上网赌球。当时,有一名来自大山脚的17岁男生因此欠下约1万8000令吉的债款。这些学生卜基向不法集团提供有关目标学生的资料背景,包括带领不法人士实地“勘察”目标的住家,以便依据目标的家境,决定赌球户头预支投注额的多寡。目标所居住的屋子越大,所获得的预支投注额就越高,预支投注额介于2000至2万令吉,但数额可能更多;不法集团主要把目标锁定在富家子弟身上,方便日后追债,但他们也不放过其他家境清寒的学生。马华巴生区会主席郑敬保当时接获4名家长投诉。槟城也有家长发现疑是大耳窿跑腿的人,到学校向学生追债。当时,多间学校开始採取严厉措施,包括致函家长加紧监管,防止赌风蔓延校园,同时管制学生在校内的行动,避免学生涉及赌球活动。槟州教育局也要求卜基集团放过在籍学生,不要利诱他们赌世界杯。称背后有靠山阿窿警告不可报警少年的父亲宋先生(43岁,商人)在记者会上说,他已经到北海王裕好路的麦曼珍警亭报案,希望警方可儘快揪出凶徒,避免大耳窿继续骚扰他们。他相信,他的住家被泼红漆,是因为他坚持不还儿子欠下的赌债,才遭大耳窿找上门找麻烦。阿窿跑腿才17岁他直言,他也曾收到大耳窿的电话,对方曾警告他不可报警,因为他们背后有靠山,即使报警也对付不了他们。“直到如今,我只见过借钱给我儿子的朋友向我讨债,没有见过幕后黑手。据我儿子叙述,大耳窿跑腿也是与儿子同校的学生,年龄才大约17岁。”他说,起初,只有一组大耳窿前来索取8000令吉赌债,当时他基于不想再有任何麻烦,便偿还赌债。讵料,之后又来了5组大耳窿向他讨债,他才知儿子欠下一屁股赌债。父献议一个月还100少年的父亲宋先生透露,其实他曾向大耳窿献议一个月还100令吉,直到还完为止,但对方却不肯妥协。3个星期后,对方就向他家泼红漆并锁上铁门,更警告他儘快还债。父忙生意忽略儿子他说,他正考虑替儿子办转学手续,以免日后有人继续骚扰他儿子,也打算换掉儿子的电话号码,以保护孩子的安全。他指出,他家安装宽频是为了方便就读大学的女儿準备课业,没想到却被儿子滥用在网上赌博,并欠下大笔赌债。“由于电脑置放在房间,相信儿子暗地里下注,因此我完全不知情,直到大批大耳窿向我讨债时,才得知他做了这幺多错事。”他承认,儿子犯下这个错误,相信是他平日忙于经营生意而忽略了孩子。“我日后不会再让儿子随意出门,避免孩子重蹈覆辙。”他也希望政府可以更严厉管制赌球网站,以免有更多受害者。‧2010.12.08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