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期刊知识 >中国作家 阅读杂想 >内容

中国作家 阅读杂想

2020-05-22 08:23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484)

这次出差一路上买书看书,边看边扔。周国平的散文上下集选、讨论中国贩卖知识的杂誌、周末画报。同事对于我看过即扔的行为很讶异,赶紧解释简体书带回来台湾几乎卖不掉,二来放包里佔体积又添重量。 周国平的散文我以前在杂誌上读过一篇,颇有印象。这次看到他的文选就买了。事实是,以一个没耐心的读者来说,我并没有诚意想好好认识他的一生,只贪图他最精练的文笔。搭讪这书的动机很明确,所以快速地看完,把几篇喜欢的拍照留念,就把书放高铁、放机场,随有缘人。周国平是北大念哲学出来的,后来跑去做社会研究,喜好研究哲学的人,都有自问自答的本领(我舅也是),一些散文内容重複性极高,大抵就是针对同样问题的反覆问答后的思考更新版。他有了女儿后,文笔有挺大的变化。他写到,「我之前向来喜欢独来独往,跟世界保持距离。如今妳(女儿)来了,我终于和这世界有了一个连结。」也有些短句刻划人性:「不要太在乎一些人,越在乎,越卑微。」、「矫情之所以可怕,原因就在于它是平庸却偏要冒充独特,因而是不老实的平庸。」周国平有了妻女后,文笔是有人情味的,不似年轻时的高理想和愤世嫉俗。人老,就圆熟了。 贾平凹的小说只看过一本,并不喜欢。这次也买了本他的散文,写的倒是不错。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作家,苦难是日常的一部份,在近乎生活的散文里,通篇看不到对文革的批评但那个无声的批评,因无声成了更有力的疾呼。贾平凹写到父亲被下放,家里只剩母亲从早到晚的裁缝应付三个孩子的生活上学等开销。他的文字与「威尼斯日记」的阿城都承戴大量的声音。比如,他说母亲踩裁缝车的声音整夜咯哒咯哒响着,他躺在床上反覆难眠,心里头也是咯哒咯哒响着。好比有一次他打算把父亲的书卖了,母亲气得打他,他听见母亲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句话都没法顺气讲完的激动。母亲叫着,「他多宝贝这书,搬到哪带到哪,再穷都不能卖….,他有一天会回来的。」 最近一位中国女作家裘山山也集结家人在70~80年代的五百多封信,书名为「家书」。由于裘山山当时家人四散在中国不同城市,她说,「我们的家不是在某一个地方,而是在信上,在途中…..。」她写到母亲被划分的阶层低,在医院生产第一胎时大量出血,医护人员故意视而不理。好不容易成功分娩,写给丈夫的第一封信,只有短短一行字,「孩子几克几两,长得好很健康…..。」只字未题自己的处境,不让无法回乡的丈夫担心。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疮疤,也是段悲惨的历史。但同时,它提供许多中国作家养份,对光鲜亮丽快速迈开步伐的新中国提出许多深具同理、深刻的人文反思。杨绛与先生也经历文革,当中的人情沉浮自然于心。也成就杨先生后来在文坛上,洞察入理却有着丰厚温暖的作品。中国母亲周国平散文写到文笔文革裘山山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