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评人物 >台东外役监操劳又无聊的农事,却意外让我发现人类情感的故乡 >内容

台东外役监操劳又无聊的农事,却意外让我发现人类情感的故乡

2020-06-23 15:33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789)

「无聊事」的背后

今天在脸书上见到朋友分享一句话:「不做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觉得这句子好棒,于是赶紧请教Google大神,到底是何方先贤为此一说。不出五秒钟,答案出来了,它的原句是:

出处是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的话。若从表面上的文字意义去理解,它的意思是说,不做点无意义的事情,怎幺度过这有限的一生呢。

好特别的说法吧!大家不是都说人生有限,要好好把握光阴,去做一些利己利人,利国利民且意义宏达的大事吗?怎幺唐朝这位张先生要别人去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呢?但就这幺脑筋一转,我的思绪顿时被时光机拉回到几年前在台东外役监的光景。

台东武陵外役监基本上是一个国营大农场,地处偏远的鹿野乡间,那里的受刑人等同于是个农夫,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我种过洛神花,下过凤梨田,扮演过採茶先生,而我最主要的工作则是养鸡。由于农务非常吃重,再加上监内真正的农家子弟非常少,几乎每个初到武陵外役监的受刑人在体力上都大感吃不消,因此有一句顺口溜成了大伙儿夜里最大的安慰:「好山、好水、好后悔。」每个人后悔来到武陵外役监啊。我也是!

从小到大,对我最有意义的事便是读书,出了社会当起律师,最重要的事就是接案赚钱,说到务农,那可真是要我的命!每天光由寝室外集合场走到田间,就得在大太阳下步行一公里多,还没下田工作人已经瘫掉一半,只剩另外半条命拿起镰刀锄头在田间挥汗如雨般地劳动着,有时还要背起割草机,向狂暴的杂草军团宣战。那可真是我这一辈子做过最无聊、最没有意义的事了。因为才一场夜雨,田野上又是一片绿意。

可是,不出两个月,我的心境有了重大的转变。怎幺回事了?对不起,我不是发疯了,而是因为我发现了人与土地间的连结,竟然有如孩子与母亲一般地亲近,那种关係感觉是与生俱来的天性,重要而又无可取代。

既然人与土地有如此亲密的肉体与精神上的联繫,为什幺我过去从来没有察觉到呢?以前我也常到溪头去爬山啊。别瞎猜了,让我来揭开谜底吧。

这关键中的关键便是劳动。人必须在土地上辛勤劳动,才能发现原来人与土地之间有如此亲密的情感,泥土的芬芳是如此地抚慰人心,开阔的田野是那幺地令人心旷神怡,宛如回家。

真的,真的只有透过劳动才能明白,当劳动的汗水滴落到土地上时,人与大地的互动才会真实的开始。

人类过着文明的社会生活太久了,离开旷野与土地太远了,甚至于已经忘掉自己的祖先也曾经是生活在旷野中的一员。土地对现代人类来说,它象徵着金钱而不是养育生命的母亲,于是,人类不断地伤害自己的母亲,如今,她已经伤痕累累,命在旦夕了。

我想问,人类为什幺会如此迫害自己的母亲?因为人类已经遗忘了这一段曾经水乳交融的亲子感情,失去对曾经养育他的母亲的感恩,下手才会这般毫不留情。

武陵外役监我待了一年半多的时间,在旷野土地上的劳动,依然是一件很无聊的事,累瘫在田间小路上是稀鬆平常的事,然而,当我解开上衣所有钮扣,用我透满汗水的身体亲吻大地时,我彷彿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所有监禁的苦痛都在剎那间得到疗癒,生命的宁静得到了无限的昇华。

奇妙吧,十年前在我眼中以为是重要的正经事,让我坠入名利的深渊,跌落到人间的地狱;而在这人间炼狱中,我以为最不起眼的无聊农事,却意外地让我发现人类情感的故乡,原来就在脚下的土地里。现代人的空虚与孤独感会那幺严重,也就是因为文明所带来了愚昧,把亲密的母子关係变成了人地的支配关係,所以人才活得苦呀。没有母亲的孩子,注定是要孤独一生的。

相关书摘 ▶成全虽高尚但很难优雅:当伴侣有了小三,该容忍还是放手?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下一秒的人生》,四也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刘北元

十年前,他因为「一秒」的冲动,身分归零,生命舞台归零。这一秒很短,短到发生时,连自己都难以理解为什幺会发生;这一秒很长,长到必须用一辈子来偿还,长到要从极度的愧疚中,重组生命的碎片,重新找回生命裂缝的价值。

我们无法决定什幺事情会在人生的下一秒钟发生,但我们可以决定在发生这些事情的当下,要用什幺态度来面对,要做出幺样的反应来处理,而这个决定,影响着我们下一秒的生命品质。跟着作者的「生命练习题」,了解和思索自己是怎样的人,省思在自己生命艰难挫折的时刻,如何选择和决定关键的「一秒」,因为这些事也可能发生在你我的身上。

台东外役监操劳又无聊的农事,却意外让我发现人类情感的故乡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